成都商報記者 胡挺
  熱心讀者
  央視介入報道
  多名讀者想幫他
  前日,成都商報獨家報道14歲陽臺男孩陽陽遭遇家庭暴力後,引發社會關註,多家媒體介入報道。昨日下午,央視新聞頻道的記者也報道稱:“對未成年人的任何傷害都不應被忽視。”
  昨日,多名讀者致電本報,希望對陽陽進行幫助,同時也有很多讀者對陽陽的未來,提出建議。
  在看到本報報道後,江蘇的吳女士致電本報,希望能對陽陽進行幫助。“我也是一個孩子的母親,看到這條新聞非常揪心,整個晚上都睡不著,我一直在想,我能夠怎樣幫助他。”吳女士說,她希望能長期地幫助孩子,不定期地給他寄些課外書、衣物、零食之類的物品。“我們希望孩子得到最基本的物質給予和精神愛護,讓他健康成長。”
  讀者王女士也打進本報熱線,希望在經濟上給孩子提供幫助。另外,她還希望與陽陽的父親見面溝通一下。“我的兒子和陽陽差不多大,看了報道很難受,我希望與他的父親溝通一下,應該怎樣教育孩子。”
  如果是走讀學校的話,每天要去上學,如果學校比較遠的話,坐公交車,害怕會遲到。
   選擇住讀的理由
  陽陽
  如果是走讀學校的話,每天要去上學,如果學校比較遠的話,坐公交車,害怕會遲到。
  父親劉國全
  這個事情報道出來後,附近的人都認得到這個娃娃了,如果學校近了,可能對娃娃不太好。
  孃孃李麗君
  家裡太窄了,只有一間房,如果就近入學的話,娃娃每天回來,還是只有睡在陽臺,以後吹風下雨都不好辦。如果寄宿在學校,他爸爸可以隔一段時間去看看他。
  14歲男孩陽陽小學6年級輟學後,一直住在陽臺,並曾長期遭受來自父親的家庭暴力。金牛區教育局在瞭解相關情況後,表示將儘力為陽陽尋找一所學校就讀(成都商報曾報道)。
  昨日,金牛區教育局工作人員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目前,已經為陽陽聯繫了一所就近入學的走讀學校。然而,陽陽的父親劉國全(化名)以及孃孃李麗君(化名),包括陽陽本人,都更希望去一所寄宿制學校讀書。
  金牛區教育局
  已聯繫好一所走讀學校
  昨日上午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金牛區教育局,一名工作人員說,目前,教育局正在積極與學校進行聯繫,併在聯繫的學校中篩選適合陽陽就讀的學校。“我們聯繫了幾所學校,每個學校提出怎麼解決這個娃娃入學的方案,普教科再對這幾個學校的方案進行比對,比對後再選一個最適合的學校。”
  這名工作人員說,不一定最好的學校就是最適合陽陽的學校,“要從娃娃的實際情況出發,選擇適合他的教學環境。”
  昨日下午,金牛區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員聯繫到成都商報記者,她說,目前教育局已經替陽陽聯繫好了一所學校。這是一所距離陽陽現居住的小區不遠的一所學校,陽陽可以就近入學。但這並不是一所寄宿制小學,陽陽只能走讀,每天放學回家。
  “離家較近的走讀學校,從教育的角度來說,陽陽與父親接觸的機會較多,可以修複緩和父子關係。”金牛區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員說。
  陽臺男孩的父親和孃孃
  更希望陽陽去住讀
  “雖然我們聯繫了學校,但陽陽父親作為陽陽的法定監護人,我們還是要征求下他的意見。”金牛區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員說。
  昨日下午,金牛區殘聯的工作人員與陽陽父親劉國全(化名)進行了電話聯繫,電話中,劉國全說:“我還要考慮一下。”前日,殘聯工作人員也曾與劉國全聯繫過,在問到陽陽的教育問題時,他說他要回家與娃娃商量下。
  下午,成都商報記者致電劉國全,他說自己還在外面工作。“我需要考慮一下,這個事情報道出來後,附近的人都認得到這個娃娃了,如果學校近了,可能對娃娃不太好。”
  陽陽的孃孃李麗君則希望陽陽去一所寄宿制學校。“家裡太窄了,只有一間房,如果就近入學的話,娃娃每天回來,還是只有睡在陽臺,以後吹風下雨都不好辦。如果寄宿在學校,他爸爸可以隔一段時間去看看他。”
  陽陽本人也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希望去一所寄宿制學校。“如果是走讀學校的話,每天要去上學,如果學校比較遠的話,坐公交車,害怕會遲到。”
  對此,金牛區教育局的工作人員說,目前除了這所學校外,還在儘力為陽陽聯繫另外一所寄宿制學校。
  睡不著就翻翻掉了封面的語文書
  日復一日,他過著“牢籠”般的生活
  睡不著就翻翻掉了封面的語文書
  在家的時候,14歲的陽陽大部分的生活區域,在一處狹窄的露天陽臺上。在這裡,陽陽日復一日地過著幾近重覆的生活。
  他一般早上8點起床,這個時候,父親與孃孃都已經出門了。之後,他會找到一把麵條,自己在廚房煮麵條吃。吃完面後,他會看一會電視,一般是看到9點30分。“孃孃10點多就要回來了,所以我只看到9點半。”
  關掉電視後,陽陽會再次回到陽臺,在草席鋪就的地鋪上,看書或者睡覺。他有一本小學5年級的語文課本,這本書封面和封底都已經掉了,書頁破舊得如同在油鍋里煎過,課文裡面寫滿了潦草的字。
  孃孃李麗君回來後,陽陽通常都會待在陽臺,兩人很少交流。午飯時,陽陽說,如果孃孃在,他可能就沒有飯吃。“她一般在房間里睡覺,我如果要煮面吃的話,要經過她的房間。”
  從中午到下午的大段時間,陽陽通常只有在陽臺上睡覺。“睡不著了,就起來看下語文書。”這種狀態要一直持續到下午7點左右父親回家。吃晚飯的間隙,他可以看一會電視。“一般是從7點看到8點。”
  晚上8點左右,陽陽又回到陽臺,在這裡,他鋪開草席,躺在被子里準備睡覺。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,很少改變,他幾乎從不出門,這個陽臺,成了他的“牢籠”。
  上學後會改掉自己的毛病
  對背著書包去上學的日子,他充滿渴望
  上學後會改掉自己的毛病
  昨日上午,成都商報記者來到陽陽家中時,他正坐在卧室里翻看一本語文書,這是他輟學前的課本。“我還是想讀書。”他說。
  陽陽說,每天早上在陽臺上看到其他小朋友背著書包去上學,他很羡慕。“如果能讀書,我就儘量去讀書。”他說。陽陽說,如果能重新走入學校的話,他一定會改掉自己的毛病。“我會改掉自己的毛病,不去找別人借錢,不偷拿別人東西。”在被問到為什麼要去找別人借錢時,他說:“因為我沒有零花錢,看到別人有零花錢買東西吃,我也想買。”
  陽陽希望能進入6年級學習,之前他讀完6年級上學期後即輟學。“如果讀初中的話,課程太難了,還是只有從6年級讀起。”他已經在考慮書包和文具的問題了,他說他以前有一個書包,壞了後就扔掉了,文具也還沒有準備。
  教育學家:封閉空間易造成孤僻內向性格
  對於陽陽的日復一日的陽臺生活,親子教育專家計無庸表示,封閉狹小的空間,以及缺乏溝通的父子關係,容易對娃娃的性格產生影響,形成孤僻、內向的性格。計無庸說,這在扼殺孩子的想象力和創造空間。
  另外,陽陽與父親以及他的阿姨很少溝通,這種環境,極易造成孩子孤僻內向的性格。  (原標題:陽臺男孩想住讀區教育局繼續聯繫學校)
創作者介紹

童童

ntwiw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